春拍巡礼丨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立柱上的半身小像》:全球最贵雕塑艺术家有望在中国艺术市场引起新激浪

图片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图片来源:巴黎贾科梅蒂基金会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毫无疑问是当今身价最高的战后艺术家之一。其雕塑作品《立柱上的半身小像》(6/8版)将于4月18日现身香港苏富比春拍“神品:超越时空的大师之作”专场。该专场仅5件拍品,汇聚了东西方艺术精华,同专场的还包括常玉、毕加索、张大千的作品,以及一件宋代观音像,五件作品的总估值达三亿港元。其中,贾科梅蒂的《立柱上的半身小像》(6/8版)估价仅1400万-1800万港元,参照其曾经辉煌的拍卖战绩,这个价格极具吸引力。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
1951-1952年设计,1973年铸造
铜雕
151.7 x 21 x 22.4 cm
2021香港苏富比春拍•神品:超越时空的大师之作
Lot 8001
估价:HKD14,000,000-18,000,000

“纤细而柔弱的人像立于庄重的台座或立柱上。贾科梅蒂藉此以一个双重的形而上学的角度看待凡人生存的境况。立柱不再为衬托雕像的庄严而存在;相反,它强调的是雕像本身的脆弱和周围庞大空间的凝重感。”
——苏富比


近二十年贾科梅蒂作品市场表现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在2000-2020年之间,累计拍卖成交额突破16亿美元,总成交量2884件。观察其二十余年的拍卖市场走势表现,看似大起大落,但几个成交额高点均由特别突出的高价拍品所拔高。


2010年,其代表作《行走的人 I》(L'Homme qui marche I)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以1.043亿美元的天价拍出,超越毕加索《拿烟斗的男孩》(Garcon a la pipe)所创造的1.042亿美元的拍卖纪录,成为当时公开拍卖市场上最贵艺术品,同时也打破了“雕塑没有油画贵”的市场困局。2014年与2015年接连两件重量级雕塑作品《双轮战车》(Chariot)和《指示者》(L'Homme au doigt)分别亮相于纽约苏富比和纽约佳士得,并拍出1.01 亿美元和1.41亿美元的惊人成绩,使其稳居全球最贵雕塑宝座。然而,重量级拍品可遇不可求,抛开极端高价拍品的影响,贾科梅蒂的作品市场走势相对平稳,同时成交量伴随小幅波动,呈现稳步上升趋势。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行走的人 I》,图片来源:苏富比

高价拍品对阿尔贝托•贾科梅蒂整体市场成交表现贡献突出。自2000年以来,超500万美元落槌的作品有62件,虽仅占其作品总成交量的2%,却贡献了68%的总成交额;100万至500万美元区间共有155件拍品成交,占总成交量的10%,总成交额的22%——两者合计,百万美元以上成交的作品支撑了贾科梅蒂90%的拍卖市场成交额。而10万美元以下的作品占其拍卖市场总成交量的77%,对于喜爱贾科梅蒂作品但预算不足的藏家仍有很大的选购空间。


此外,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低价作品主要为版画和水彩,分别贡献了54%和17%的总成交量,但仅贡献了不到3%的总成交额;与之相对雕塑作品共成交546件,贡献了13.45亿美元的成交额,占比高达84.06%。值得一提,千万美元以上成交的高价拍品几乎被雕塑所包揽,在其个人最贵拍品TOP30中,有27件作品为雕塑。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作品市场以美国为主,该地区总成交额和总成交量分别以66%和30%的比重在所有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一。法国巴黎贾科梅蒂基金会总监凯瑟琳•格雷尼尔(Catherine Grenier)也证实了这一点,“大部分贾科梅蒂的作品由美国藏家收藏,第一件作品就是由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所收藏。过去几年间,市场上价格较高的贾科梅蒂作品也大多被美国藏家买下。”

成交额贡献第二的是英国,占总成交额的25%,远远小于美国地区的贡献。但值得一提的是,贾科梅蒂的作品在欧洲有着广泛影响,欧洲多国均有其作品的成交纪录产生,法国、瑞士、英国分别贡献了19%、18%和14%的总成交量。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双轮战车》,买家为美国超级基金经理人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图片来源:苏富比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市场分布与其艺术轨迹息息相关。他于1901年出生瑞士,1922年移民巴黎。其生前艺术传播与市场运营主要归功于纽约的皮埃尔•马蒂斯画廊和巴黎的马格画廊,前者负责贾科梅蒂美国市场的艺术代理,后者则独家承办贾科梅蒂在欧洲的所有展览。

1966年,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工作室。图片:摄影师莎嫔・怀斯,版权归属贾科梅蒂遗产管理委员会(贾科梅蒂基金会和ADAGP)巴黎2018

尽管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生前就获得威尼斯双年展雕塑大奖、古根海姆国际奖、法国国家艺术大奖等众多奖项,却未能使其脱贫致富。为了成立贾科梅蒂基金会,其妻子安妮特(Annett)不得不翻模售卖了一批贾科梅蒂的石膏作品,以此筹到基金会的运营资金。而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如今的市场高度,则追溯至2003年——法国巴黎阿尔贝托及安妮特•贾科梅蒂基金会(Alberto and Annette Giacometti Foundation)被正式承认为公共事业机构,其权威性由此得到进一步的确认。基金会也由前蓬皮杜中心主管格雷尼尔接手管理大权,通过举办大型巡回展、开拓高端市场等,使阿尔贝托•贾科梅蒂逐渐成为艺术界的一个神话。


成熟的基金会管理与运作模式

正如前文所言,2003年是阿尔贝托•贾科梅蒂逝世后市场运作的分水岭。在此之前,贾科梅蒂的作品市场被各种负面新闻所围绕——遗产争夺、伪作纠纷、机构争权等多重问题待解决,直到格雷尼尔出现,大部分的问题都有了妥善的处理方案——瑞士苏黎世的贾科梅蒂基金会(Giacometti-Stiftung Foundation)和Berthoud家族享有贾科梅蒂作品的精神权利;法国巴黎的阿尔贝托及安妮特•贾科梅蒂基金会享有贾科梅蒂作品的世袭权(包括发布和再生产的权利)。

为了建立贾科梅蒂的学术地位和维护其作品市场的健康发展,巴黎的阿尔贝托及安妮特•贾科梅蒂基金会开办了一个网站,为贾科梅蒂的作品市场提供研究帮助及作品出处信息。该网站提供贾科梅蒂作品相关信息的参考,其中包括过去18年里,贾科梅蒂基金会团队所管理的作品出处信息、展览历史资料以及参考文献等。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指示者》,图片来源:佳士得

网站上还设有一个鉴定为真的作品在线数据库(AGD),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雕塑、绘画、手稿、以及装饰性艺术品全集画册都以线上数据库的形式发行。每件作品都由贾科梅蒂联合会(Comité Giacometti)鉴定并颁发AGD编码。至今该数据库已收录数据条目超过2000条,其中雕塑作品有801条。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在线数据库(AGD),图片来源:官网截图

基金会的干预使原本紊乱的阿尔贝托•贾科梅蒂作品市场逐渐恢复规范,同时也提升了藏家信心,促进贾科梅蒂作品市场整体上涨。在贾科梅蒂价格排名TOP100的作品中,超80%的作品被纳入了基金会的文献纪录。

另一方面,遵循阿尔贝托•贾科梅蒂遗志,基金会对与其他机构合作举行展览和新活动抱持开放态度,近年来高频率地在全球重要博物馆举办大型展览,包括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上海余德耀美术馆、卡塔尔博物馆等。这也是贾科梅蒂基金会的推广策略之一,在树立学术性的同时,帮助提升其市场传播度和影响力。

余德耀美术馆“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回顾展”现场


翻铸作品同样价值非凡

此次上拍的《立柱上的半身小像》(6/8版)铸造于1973年,是一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过世后翻铸的雕塑作品。此款雕塑共 8 版,该版本最早由艺术家妻子安妮特所藏,后被另一私人藏家收藏有二十余年。该上拍作品附有贾科梅蒂委员会开具的作品保证书,其原版在贾科梅蒂数据库的编号为AGD326。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立柱上的半身小像》(6/8版)(局部)

通常意义上,艺术家死后翻铸的作品并不值钱,然而这件作品苏富比给出的估价范围在1400万港元-1800万港元之间(折合约为180万-231万美元)。这一价格是否合理?死后翻铸的作品又是否具备收藏价值?

对于第一个疑问,艺术市场通讯收集了过往拍卖中该作品所有翻铸版本成交纪录。一般而言,拍卖时间距今越近,价格越高,下表数据也大体上反映了这一趋势,唯一的例外是1/8版——由于版数越小的作品翻制精确度越高,也越贴近原作的缘故,往往头版的价格会更高。

在所有版本的《立柱上的半身小像》中,8/8版曾重复上拍,不到一年的时间易手,价格增长了16.93%。以此为参考,6/8版距离上一次拍卖已有25年时间,依官方给出的估价范围推算,该作品每年增长应在12.2%-16.8%之间,符合历史成交表现,若考虑通货膨胀等因素,成交价格应会更理想。


而对于第二个疑问,对“死后翻铸的作品所蕴含的收藏价值”的探讨,该上拍作品并非个例。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去世后,其妻子和同为雕塑家弟弟的迭戈•贾科梅蒂(Diego Giacometti)继续实现他未完成的作品,但不会超过贾科梅蒂生前所定下的版本数量。这既是对贾科梅蒂的尊重,也是对作品买家的承诺。格雷尼尔曾评述“对贾科梅蒂来说,艺术家生前作品和逝世后作品一样珍贵”。

另一方面,阿尔贝托•贾科梅蒂与其他艺术家不同,其生前从不自己上釉,也不亲自浇铸,他会让工厂给青铜雕塑上釉,或让藏家自己选择釉色,但当时的藏家大多偏爱不上色的作品。因此,仅有少数几件青铜雕塑作品是由贾科梅蒂亲自上色的。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与自己的雕塑,1956年威尼斯双年展。图片来源:贾科梅蒂基金会

正因如此,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作品打破了“艺术家死后翻铸作品不值钱”的这一市场逻辑。由于市场对珍品的渴求,贾科梅蒂死后的翻铸作品同样受到市场欢迎。就艺术经纪人尼克•麦克林(Nick Maclean)的估计,“一件死后的翻铸价格大约是艺术家在世时候翻铸作品的60%”。

近年来,随着新买家的涌入,当代收藏观念也与此前传统贵族的收藏理念有着显著不同。于前者而言,艺术作品的独特性相比名气来说并不那么重要,这一点从版画和摄影市场的走热现象中也能窥见,相比以往对孤版的执着,藏家们不再轻视“多版本”作品。

彼得•林德伯格(Peter Lindbergh)拍摄《贾科梅蒂,一组9个,苏黎世》(Alberto Giacometti, Group of Nine, Zurich),2016。© Peter Lindbergh © Succession Alberto Giacometti (Foundation Giacometti + ADAGP)

随着艺术市场的全球化进程,中国藏家对西方艺术品越发兴趣高涨。加之近年来内地政策对海外艺术品拍卖规定有放宽趋势——2020年底,上海市与国家文物局联合宣布首先在上海试点开放“支持外资拍卖企业拍卖境外征集的1949年以后去世的部分外国艺术家作品”,这也意味着,包括贾科梅蒂、毕加索等在内的西方现代主义名家在1949年前所创作的画作有望在中国境内拍卖。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拥有敏锐市场嗅觉的拍卖行在此轮香港春拍中更是加大了西方艺术品的比重,不仅带来了享誉全球的艺术大师毕加索的油画作品,更是首次带来了全球最贵雕塑大师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作品。这件《立柱上的半身小像》(6/8版)更像是拍卖行对中国市场的又一次试水——用一件估价相对不算太高的20世纪现代主义顶尖雕塑大师的作品,测试藏家对雕塑作品的兴趣,以及观察阿尔贝托•贾科梅蒂作品在亚洲地区的市场表现。让我们一同期待这件作品的最终成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