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展览场地呈现多样化趋势
2018-01-12

艺术展览那么多,我们常常会去哪里看?事实上,随着艺术与生活关系越来越近,以及艺术表现形式的多样化,如今的艺术展览场地不再仅仅只局限于画廊和美术馆。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如今艺术展览场地都有哪些?如果把它们比喻成我们平时最熟悉的美食店又会是什么呢?


There are so many art exhibitions here, where do we often go? In fact, a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rt and life gets closer and closer, and the diversity of artistic expressions, art galleries are no longer limited to galleries and art galleries. Let's take a look at the art exhibition venues we have today, if we compare it to the food shop that we are most familiar, which kind of shop they will be?


美术馆
评语:西餐厅——国际大餐,一饱口福


说到艺术展览场地,首推美术馆,但是我们在这里说的不是国家美术馆或者是省级美术馆,我们在这里说的是近几年大火的私人美术馆。


针对全球166家私人美术馆的调查显示,1/5的私人美术馆是近5年内创办的,而在中国,这个数字是1/2。在全球十大私人美术馆所处国家中,中国已经以26个私人美术馆的数量排在第4。

图片1.png

▲美术馆局部


好的展览本身是美术馆吸引公众的关键,至于私人美术馆的展览藏品的选择上,关键在于藏家的喜爱。龙美术馆的馆长王薇在这一方面是典型,她曾说过:“美术馆的藏品就是拳头,就是话语权。”而所有的藏品都是她和刘益谦喜爱的。从刚开始的古代和近现代传统绘画到当代艺术作品,众星云集,甚至编辑成册,形成一个很完善的收藏体系。“我是按照自己的理念去做的收藏。打个比方,我有老油画、有革命题材、有当代艺术、有“八五新潮”、有“后八九”,这些精品收藏得挺完整的,然后想收藏亚洲艺术了,也可锻炼我收藏亚洲精品的能力,我当然乐意啦。我在已有的收藏体系里,如果有欠缺的就补充一些,现在我几乎不动手了。我是选择作品比较挑剔,不管是近现代老油画,还是当代艺术、国外艺术,已经有一定量的积累了,现在需要的是塔尖的作品收藏。”

图片11.png

▲龙美术馆创始人 王薇


除了刘益谦夫妇,以个人收藏品味为美术馆展览内容倾向的还有余德耀和王中军等。余德耀美术馆的创办人余德耀是华裔印度尼西亚农业大亨,他主要偏向当代艺术的收藏,其美术馆的展览便是立足国际视野下的当代艺术展示;另一边王中军是典型的西方油画爱好者,曾以以3.77亿元拍下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松美术馆的开馆展便是“从梵高到中国当代艺术”。


美术馆展览的定位除去美术馆主导人的喜好偏向外,展览是否会为美术馆带来足够的参访量和盈利,也是被考虑的一大要素。


还记得16年年底在余德耀美术馆落幕的兰登国际的装置艺术“雨屋”吗?这场不被淋湿的大雨在伦敦巴比肯中心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时,就引爆了社交网络。它在上海也得到了热烈的回应,根据余德耀美术馆提供的数据,展览的参观人次达到了20万——这对建立一年的博物馆来说是非常可观的数字。

图片3.png

▲余德耀美术馆“雨屋”


私人美术馆选择项目时会偏重那些已成名的,它们更能从大众需求的角度考虑一个项目。“我们想推出非常令人兴奋的项目,博物馆应该要主动吸引人们参观,越多越好。”余德耀在一次采访中承认。通过选择雨屋这样已经有成熟知名度的产品,“他把美术馆从一个原来我们认为是很封闭、狭小的圈子,慢慢扩大到整个公众会接受的圈子里去了。”西岸负责人陈安达说。

图片4.png

▲余德耀美术馆


王薇也认同这个观点。她担任龙美术馆的馆长,日常除了展示本馆收藏,她还会选择一些能活跃气氛的、被大众接受的展览项目,“毕竟学术性强的、古代艺术,看得人少一些。”在展览的呈现上,她也尽力让气氛更活跃一些,“做艺术不要这么枯燥”,王薇说。


私人藏家们在艺术界的关系网的确可以支持他们的美术馆不断引入高质量甚至全球性的项目。比如余德耀,他每年组织一次“巴厘岛会谈”,邀请众多策展人、艺术家、艺术评论家和学者参加;同时创办余德耀基金会,赞助诸多美术馆(包括MOMA、蓬皮杜艺术中心等)的艺术项目。


不过余德耀基金会总监Ashok Adicam也强调,他们的眼光不会只放在雨屋这样公众参与度高的展览上,“一座能达到国际标准的博物馆,不仅要被大众欣赏,也要得到艺术界和评论家的认可”。为了达成平衡,他们会穿插做学术性的展览,中国影像艺术家杨福东的个展《南辕北辙》就是从艺术史的角度考虑的。

图片5.png

▲《南辕北辙》杨福东的艺术之道


其实国内1990年代就有了第一波中国私人美术馆的浪潮,不过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负责人徐翠耘明显感受到像余德耀美术馆、龙美术馆这样两三年内建成的私人美术馆,跟过去已经建立的一批相比,更具开放性,它们的藏品、展览、管理更全球化,同时也注重公益性。


数据显示,国内非营利美术机构的年基础运营费基本都在1000万元以上,而刚刚过去的尤伦斯易主事件,反映了当下私人美术馆的运营压力及资金匮乏的普遍现状。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私人美术馆的资金来源相对单一,美术馆一年少则几百万元多则几千万元的资金投入对任何一家企业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国际性展览和资金压力导致私人美术馆的门票一般都不便宜。雨屋当时的门票是150元,龙美术馆埃利亚松的展览门票也是150元。

图片6.png

▲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相对于私人美术馆的资金问题,政府支持的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在这个问题上显然是轻松地多,门票也相对价格便宜。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公立当代艺术博物馆,也是上海双年展主场馆。就具体展览而言,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是三个层次去思考和制定相关活动,第一个层次是娱乐性(必须寓教于乐),第二个层次是普及性(重在拓宽受众),第三个层次则是学术性(注重拓展与研究)。它不像私人美术馆那样个人倾向严重,更多是是一种官方的,对艺术前沿的客观的展现。


私人美术馆是个人收藏和社会各界艺术家展示的平台,而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这类国家性质的美术馆则学术性更强,更注重对艺术前沿动态的公正展示。但共同的是他们都是面向大众,立足于国际视野上,推动国际艺术的发展。美术馆就像是一家西餐厅,在这里你可以品味到国际美食,大饱眼福。


画廊
评语:藏在深巷里的美食——只为遇到“知音者”


画廊有别于美术馆的定位,它更多的是针对潜在的藏家。同时画廊特色在于它与艺术家之间长期的交流合作。它们从艺术家那里取得艺术品,通过代理或合作机制发掘艺术家,以展览的形式直接介绍给藏家,进行销售,形成艺术品一级市场,是为营利机构。


由此我们可知画廊的两大主体是艺术家和藏家,更确切的说是新人艺术家和新藏家。正是由于画廊是围绕艺术家而运营的,所以画廊的展览一般是旗下代理艺术家的个人展览,而非美术馆里普遍的集合性的群展。并且由于这些艺术家大多是新人的缘故,画廊的展大多是免费的,目的是为了推广新人,也为寻觅潜在藏家。

图片7.png

▲佩斯北京新媒体艺术团体teamlab中国首展


一般而言,一个展览如果能得到媒体界、学术界、收藏界的三方认可,那几乎就可说是成功了。而在画廊策划的展览中,现在日益出现一种系列展览。如果说,展览是画廊的存在方式,“系列展览”以及由此而来的品牌效应,则如同是画廊的衣冠。以“展览”的名义,通过有主题的延伸,那些应对阶段性探寻方向的、呼应画廊执业标准的“系列”,让画廊及其品牌、文化愈发厚重,得以与时代共同成长的同时,产生之于画廊可资参考的评判依据。

图片8.png

▲偏锋新艺术空间“心手相应”


将系列展览延续的时间最长、走得最远,也是将系列展览与画廊品牌捏合的最为成功的偏锋新艺术空间所有人王新友坦言,他设置系列展览的初衷很单纯,“就是想要和艺术家、和观众、和藏家,或者说和中国当代艺术实践‘共同成长’”。

图片9.png

▲佩斯北京


一个画廊,离不开“品牌”,在时光里生长,在历史里沉淀。假使画廊如人,那么品牌就是口碑:善良的、勇猛的、英俊的或者伟大的。一个人的口碑,要经历很多共同见证的往事,要保有始终如一的执着和坚守,无论是主动和被动,都贯彻一种行为准则。画廊亦如是。


佩斯北京作为国际性画廊,走到今天的口碑,无疑与其代理艺术家从默默无名走向众所周知有关。在佩斯的合作代理艺术家名单里,可以看到张晓刚、大卫•霍克尼等一众当代知名艺术家的名字。佩斯北京给他代理的艺术家策划了很多知名的展览。如:“张晓刚:史记”、“李松松:抽象”、“岳敏君:路”、“隋建国”、“伟大的遭遇”、“DVF:衣之旅”等,也正是这些展览将艺术家推向了世界的舞台,被大众所识。

图片10.png

▲佩斯北京合作艺术家名单


同样在上海,香格纳画廊担任着同样的使命,以其对于艺术的创新、完整及坚持以高品质呈现中国当代艺术,在过去的十多年中享有盛誉。如今香格纳已在上海莫干山路50号艺术园区内拥有了由2个旧仓库改造而成的空间(香格纳画廊主空间和H空间)。2008年,香格纳画廊在北京设立一个空间(香格纳北京)。2010年,国内首个仓库式美术馆——香格纳展库在上海桃浦正式对公众开放。现有40多位合作艺术家。

图片12.png

▲上海香格纳画廊


香格纳画廊作为中国唯一一家被选入《国际画廊:从战后到新千年后》一书的画廊,长期会参加国际性的博览会,如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法国国际现代艺术博览会以及迈阿密巴塞尔国际艺术博览会,通过带上自己所代理的艺术家一起参加国际性博览会,把他们推向国际市场。


正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画廊就像深巷里面的美食铺,即使深处深巷中,画廊依旧在不断地探索新形势,同时扩大国际视野,提升自己“食物”的口感,吸引着新人艺术家和潜在的藏家的到来。说不定这些潜在藏家以后就是某一个私人美术馆的创始人了呢。


拍卖行下属艺术中心
评语:高级私人宴席——高精尖的顶级盛宴


在艺术行业中,画廊、拍卖行与美术馆分别构成了艺术品交易与学术的双行系统,分别实现艺术品的商业与学术价值。现在国内顶尖拍卖行,比如保利、嘉德都有自己的下属艺术中心。其部分作用为承担拍卖前的预展功能,针对群体则是有购买实力的顶级藏家。

图片112.png

▲保利艺术博物馆铜首


除了预展功能外,艺术中心也会针对这些高级客户推出一些特展,级别、规格都较普通展览要高出几个层次。你会发现受到拍卖行定位的影响,艺术中心里面的展品一般都是高精尖类型的。保利艺术博物馆的《中国古代青铜艺术精品陈列》,展出商代早期至唐代的青铜珍品150余件(组)。《中国古代石刻佛造像艺术精品陈列》,展示40余件北朝至唐代的石刻佛像。其中 “中国古代青铜艺术珍品陈列”所展出的青铜器精品100余件(组),展现了中国古代青铜文明的发展历程与独特魅力;“中国古代石刻造像精品陈列”的石刻精品40余件,通过展示公元5至8世纪的石刻造像,勾勒出巅峰时期中国佛教艺术的风采。


许多专家称赞其几乎所有展品皆为中国国宝级文物,也有人称赞它是中国古代石刻佛教艺术精品专题陈列馆,为中国目前水平最高的艺术博物馆。但更多人称赞它是中国大陆最具现代化水准的博物馆之一,已跻身中国著名博物馆行列。

图片1221.png

▲嘉德艺术中心


说完保利,我们不得不说说嘉德艺术中心,相比于保利的国企背景支持以及存在时间而言,嘉德艺术中心是刚建立起来的,同时背景上是私人企业,但是嘉德艺术中心自宣布建造开始,就被CNN评为“2017最值得期待新建筑”之一。


开幕后就紧接着在嘉德艺术中心举办了第四届嘉德典亚艺术周(Guardian Fine Art Asia,简称 GFAA),此次有40家艺廊参展,涵盖了东西方古董、西方经典艺术、设计与装饰艺术、珠宝与钟表等艺术门类的1000件艺术珍品。力求将展览、拍卖、教 育、仓储、艺术出版等艺术产业各个环节打通,成就全亚洲首家“一站式” 艺术品交流平台。


可以看出嘉德艺术中心和保利艺术博物馆一样属于美术馆性质的,也兼顾拍卖预展,但是嘉德艺术中心在展出内容上更全面,综合性更强。

图片1谔谔 1.png

▲雅昌艺术中心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雅昌艺术中心,雅昌作为一个综合性的艺术平台,近几年也开始做起展览来,并且在全国开辟了中国雅昌艺术中心展览馆。它与前文提到的拍卖行下属艺术中心有一个极大的共通点,就是针对的群体都是高精尖人群,雅昌有自己的会员制,并且普通会员一年年费也达15万/年。  可见这些艺术中心都设立了较高的门槛,它们服务的对象更多不是针对于普通大众,是为顶级藏家服务,但同时不可否认的是其展出的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这样高门槛的难得一见的精品,不就正像高级私人宴会上的精品美食吗?即使价值昂贵,但是每一口都物有所值。


商业中心
评语:街角偶遇的甜品店——不期而遇的小惊喜


除却传统的画廊、拍卖行、美术馆,“艺术+商业”模式的购物中心逐渐进入人们生活。作为一种全新的经营理念,艺术购物中心更多的是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来实现自身目的的。


在当今社会,越来越多相同模式、相同理念的购物中心开始出现,而怎样做到和别人不同则是后来者需要考虑的。艺术购物中心正是当今的商业地产经营者结合当今社会经济情况和消费者内心需求,通过艺术和商业两者相结合,做出了这一新的模式。


将艺术引入商业中心,既能带动消费,给购物中心带来了巨大收益;又能打造良好的商场品牌形象。就目前形势而言,以K11等为代表的艺术购物中心正在崛起,艺术主题正将商场的租金推高50%~70%不等,一些艺术空间在购物中心的展示每平方米每年的成本不到5000元,却能带来约9000元的收入,另外,来自门票和衍生商品的收益更可高达数千万元。

图片11谔谔.png

▲香港K11购物艺术中心的黄金泡泡


购物中心艺术形态主要有七类,其中长驻艺术形态有艺术装饰和艺术空间,可以延续3~4个月甚至长期存在,位置可放在室内外或独立空间,主要分类涉及雕塑、画、艺术家作品、剧院、美术馆等,多为收费项目;短期艺术形态有静态展、小型沙龙、演出、艺术集市和快闪活动,类型丰富,通常布局公共空间,展演时长较短,从10分钟到1个多月不等。在七大类型购物中心艺术形态中,静态展、艺术集市是运营频次最高的,分别达到41%和31%,大大超过其他艺术形态。


一方面,与长驻艺术形态的独立空间相比,短期艺术形态使用公共空间,不仅运营成本低,更依托人流聚集的优势获取租金收益。而静态展是展演时长最长的艺术形态,其稳定持续的租金更受购物中心青睐。根据RET睿意德中国商业地产研究中心对国内42个重点城市的公共空间面积统计,约有19.5万平方米的公共空间可被利用,潜在的租金收益达到 71.2亿元/年。

图片1呃呃呃1.png

▲徐震,《天下》,铝、喷漆,230 x 230 x 260 cm,没顶公司出品,2017


除了这类直接将艺术品带入购物中心进行展览,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就是奢侈品品牌开始创建艺术展馆。最典型的就是香奈儿流动艺术展览馆,这个环球展览从2008年开始,期间经过了亚洲、美国和欧洲多个大城市。香奈儿公司将这座艺术展馆捐赠给阿拉伯文化中心,用来展出来自阿拉伯国家的优秀设计师、艺术家和建筑师的作品。

图片11微微.png

▲香奈儿流动艺术展览馆


在2008年香港展览中,总共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二十位艺术家,他们将菱格纹手袋这一元素,以不同手法、透过影像及格式形态的艺术装置等演绎出来。如日本艺术家Tabaimo的菱格纹影像“井”、瑞士Sylvie Fleury的超巨型2.55手袋装置、韩国Lee Bul以数百片皮带及链带碎片装置成的“泡泡”形闪灯装置、比利時Wim Delvoye的纹身猪菱格纹手袋等。二十件展品益连贯性的方法展示于场馆内,犹如在看一套五十分钟的电影一样,而参观展览时仅有一部MP3机附有由艺术家及 “Soundwalk”创作的音乐以及录音旁白,将作品更传神演绎出来。香奈儿手袋借着这次和当代艺术家的交流活动,希望重新演绎并建立其现今及未来的定位。流动的艺术(Mobile Art),顺理成章延续着香奈儿对艺术的支持。通过艺术展馆的开设,邀请艺术家创作,提升了香奈儿的艺术品位和品牌形象。


除了香奈儿,很多奢侈品品牌都有自己的艺术基金会和艺术中心,承担一定的艺术品展示功能,提升自己的品牌形象。这是艺术与时尚的碰撞,既满足了时尚爱好者对于奢侈品牌的追求又迎合了艺术爱好者的趣味,是双重美感的享受,除了甜品,有谁能匹配上这等殊荣呢?


结语:


从高大上的美术馆到小众的画廊,再到针对高尖人群服务的艺术中心,最后到人人都能走进的艺术购物中心,可以看出艺术展览场地正呈现出多样性趋势。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