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评论的前世今生
2018-10-12
来源 : A&C Foundation

在艺术的世界里,艺术家生产作品,画廊与美术馆展示作品,而藏家则最后购买艺术品。在这几个相互咬合的艺术齿轮之间,充当润滑剂的就是艺术评论。艺术评论家既不属于艺术的创造方,也不属于艺术买卖方,他们连接艺术与观众,既是一个局中人,又与各方隔着一定的距离。和其他评论家相比(例如影评家、书评家),艺术评论家似乎显得更加神秘。他们就像影子一样,一直跟随着艺术的发展。


In the art world, artists are responsible for producing art, galleries and museums are keening on showing art, and the collectors purchased artwork in the end. These parts, like gears, are closely engaged. The spaces left between them are left for art critics. Art critics don’t create art, don’t sell/buy art. They are both outsider and insider, linking the art and audience together. compared to movie critics and literature critics, art critics seems more mysterious. They just like shadow, coming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art.


艺术评论的起源与发展


在古代,欣赏艺术的机会更多地是被精英阶级所掌控,一般人缺少契机去接触艺术,更别提表达艺术见解。因此直到文艺复兴期间,才涌现出了一批详尽的艺术分析文章和针对某些艺术家的评论文章。在此之前,虽有一些类似于艺术评论的文字存在,但一直并没有形成系统。最早的艺术评论文章要追溯到文艺复兴期间的乔瓦尼(Giovanni)、马特奥(Matteo)与菲利普维拉尼(Filippo Villani)合著的作品《Cronica》(1308–64)。

1.jpg

在15-16世纪,艺术论文大量出现,并纷纷提出了许多洞见。例如阿尔布雷希特•杜勒(Albrecht Dürer)是最早指出“文艺复兴是从意大利弗洛伦萨开始萌芽”的艺术评论家,也是第一个在文章中分析了文艺复兴运动背后所蕴含的思想解放内核。


到17世纪,理论派艺术评论(Theoretical criticism)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它们的分析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并将艺术视为是人类创造思维的体现。在18世纪,法国作家德尼•狄德罗(Denis Diderot)进一步扩展了艺术评论的媒介。他的作品《1765年的沙龙(The Salon of 1765)》首次尝试用文字形式描绘艺术作品。也是在这个时期,报纸和杂志开始独立开辟艺术评论栏目,在18世纪70年代,Morning Chronicle成为第一份系统化刊登艺术展讯信息的报纸。


到19世纪时,艺术家也不再为宗教或者政府工作,而是进行自由创作,私人生活、日常物件可以成为画作的主题,画作草图也被允许进入展览作品名单。得益于艺术世界变得越来越自由、包容与多样化,艺术评论界也随之迈入了百花齐放的阶段。


艺术评论推动了艺术史的发展


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人们在艺术评论文章的内容规范上逐渐形成共识,同时艺术评论的对象——艺术作品本身的多样性也得到了扩展。二战之后,世界艺术中心从巴黎转移到了纽约。随着艺术中心的转移,美国的艺术评论家开始大放异彩。当时,美国的几大主流杂志之间展开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以争夺大众的眼球,战场延伸到了艺术评论领域。借此契机,艺术评论文章被印刷为铅字,并随着大批量发行的杂志,被传递到更多的读者手中。


可以说,在20世纪的20到50年代,美国艺术评论家的声望达到了顶峰。其中最具影响力的艺术评论家莫过于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和哈罗德•罗森伯格(Harold Rosenberg)。两位互为挚友的艺术评论家在专业观点上却互不相让,他们围绕着“美国当代艺术的成熟”这一议题展开了讨论,提出了针对抽象艺术的分析方式,并成功推动了美国的抽象艺术运动的发展。

2.jpg

▲ 艺术评论家克莱门特•格林伯格正在鉴赏一副画作


艺术评论家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因其提出的形式主义理论而闻名,还引入了新的评论对象——机构评论,并开始针对观念艺术进行评价。


格林伯格最为主要的贡献就是他对于行为绘画(action painting)衍生作品的认定,以及他对于艺术家创造性行为的认可。在他1952年撰写的《美国行为画家(The American Action Painters)》一文中,他写道:“新美国绘画并不单纯是艺术,因为这些作品不再是为了审美而服务。为了体现画作房间的完美与配色,苹果们不再被有意抹去。他们不得不去这么做,因为什么也无法阻挡绘画的行为。(The new American painting is not ‘pure’ art, since the extrusion of the object was not for the sake of the aesthetic. The apples weren’t brushed off the table in order to make room for perfect relations of space and color. They had to do so that nothing would get in the way of the act of painting.)”这句话直接对抗了罗森伯格对于绘画的正式性和技术性的强调。

3.jpg

▲ 格林伯格正在鉴赏一副画作


对于格林伯格来说,抽象表现主义并不是现代艺术的延续,而是艺术史的新起点。他认为艺术创造本身就蕴含着自由,“决定去画的时刻是伟大”。在画布上挥洒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解放的同义词,从政治、审美和道德的束缚中解脱。然而格林伯格并没有选择去拥抱后续的艺术运动,例如波普艺术与极简主义,也体现了他一定的局限性。

4.jpg

▲ 艺术评论家哈罗德•罗森伯格


另一方面,艺术评论家哈罗德•罗森伯格(Harold Rosenberg)则提出了抽象表现主义,还有对行为画家(action painters)的支持。罗森伯格的艺术评论文章不但因其对当代艺术相关的洞见引起读者思考,还直接影响了艺术家的创作。他的评论文章被称为理解抽象表现主义、形式主义、非客观抽象艺术(“non-objective” art)的奠基石。

5.jpg

▲ 艺术家杰克逊•波洛克正在创作


由于罗森伯格对当代艺术的敏感性与前瞻性,他慧眼识珠地发掘了后来名声大噪的艺术家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罗森伯格在1943年为杂志《The Nation》撰写艺术文章时,第一次提到波洛克的名字:发掘到杰克逊•波洛克的不过度抽象的抽象作品令我感到惊喜于满足。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能通过繁杂的颜色传递出一种积极向上力量的画家,他的作品可以说是深刻地体现了美国绘画的精髓(There is both surprise and fulfillment in Jackson Pollock’s not so abstract abstractions. He is the first painter I know of to have got something positive from the muddiness of color that so profoundly characterizes a great deal of American painting. )。“两位杰出的艺术评论家格林伯格和罗森伯格的职业历程将艺术评论的专业性与前瞻性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的贡献影响了艺术评论后续几十年的发展,直到今日他们的艺术理论也是艺术评论界绕不开的话题。


当前艺术评论变味了吗?


在人们以往的印象里,艺术评论主要是对艺术进行解释,并对其审美价值进行判断,艺术评论家的地位因其对与艺术的高洞察力,备受尊重。同时,艺术家也会接受艺术评论家的意见,让艺术评论和艺术创造之间形成一个正向的循环机制。


然而,曾经深受尊崇的艺术评论,在今天的时代却在渐渐丧失其话语权。艺术史学家詹姆斯•埃尔金斯(James Elkins)曾悲观的评论道:“艺术评论正在死去,它被大量地生产,也被大规模地无视。”他认为艺术评论在过去的二十年间正在变得无趣、丧失专业水准和失去了初心。艺术评论家更像是当代艺术家、画廊和艺术市场的公关负责人,成为当代艺术机器的一环,支持其源源不断地吐出金钱。由此,艺术的商业价值超过了它的精神价值、审美、情绪、认知、道德等无形价值。由此,每一件艺术作品被展示以激发藏家的消费冲动,就像被大量生产以扩大销售的大众消费品一样。而艺术评论的文章更像是一个扩音器,为了炒热和印证某件艺术品的价值,以此吸引藏家的消费。

6.jpg

▲ 艺术评论主题的漫画


艺术评论变得不再中立,我们时有看到宣传文案式的艺术评论文章出现。除此之外,艺术评论的影响力也不复从前。艺术家、策展人成为了艺术领域的大明星,原本作为把关人角色的艺术评论家反而被挤到了舞台边缘。例如那些明星艺术家: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和杰夫昆斯(Jeff Koons),他们作品一直受到市场的追捧,成千上万的金钱涌入他们的口袋,即使艺术评论家撰写了一篇对于他们艺术的抨击,市场依然为他们的作品买单,艺术评论的号召力已经式微。一件艺术品的价值也越来越向其最后的价格看齐,而丧失了曾经的艺术把控:艺术评论。


变革浪潮中的艺术评论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公共艺术机构的发展,艺术开始从高堂走向大众,艺术评论领域的风向也发生了转变。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让原本流落在世界各地的艺术资源变得触手可及,同时每个网民都有了在网上发言并让自己的文字被所有人看到的机会。因此,每一天都有成千上万的艺术相关文章被产出,包括传统的对于某个艺术活动的新闻报道、杂志内的艺术板块、展览介绍册子、对于艺术市场的观察文章和艺术作品的学术分析,还有零碎大量的网上的艺术相关评论。鱼龙混杂、取向多样,相比于精心排版和利于理解的速食式艺术相关文章,严肃的艺术评论文章似乎越来越失去了存在感。

7.jpg

▲ 艺术评论主题的漫画


同时,艺术文章的撰稿人的门槛也在不断放低。社交网络平台鼓励用户分享他们关于某一件艺术品或展览的个人感受。这在一种程度上暗示着,每个人都可以评论艺术,分享自己的私人感悟,成为一个艺术评论家。艺术评论的入口变得前所未有地宽阔,艺术评论文章的评判边界变得模糊。


一方面,这种做法将原本属于艺术专家的权力解放给了大众,并解放了无限种看待艺术的角度。但在另一方面,观众在评论过程中,将自己的经历和想法与艺术作品相连所得到的感悟与艺术家的初衷有时并不吻合。


同时,在互联网上,大众与艺术作品以及艺术评论家的交流也不再是以往的单向流动。那些高高在上的、富有权威性的艺术评论文章出现频率越来越低,更多的年轻人选择在手机上浏览艺术作品,阅读艺术短评。在某种程度上,手机成为了一个小型展览,而展览内容的决定者则是我们自己。我们可以决定是否要关注一个艺术家,还是让一个流派的作品消失在手机信息流中。我们还可以通过点赞、转发和分享来表达自己的态度。

8.jpg

面对当前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艺术评论环境,许多人不禁哀叹,艺术评论已死。但是环境的变化,也蕴藏着艺术评论的新的发展方向。当前的艺术领域日新月异,人们不禁感到眼花缭乱。在这些大量产出的艺术品中,大多数的艺术作品都只是平庸水准,人们亟待有人能帮助他们鉴别和筛选。这也是艺术评论一直以来的功能之一——鉴定艺术品的质量与价值,什么是好的,鲜明地指出什么是糟糕的,以此促使艺术家反思与发展。


同时,随着艺术越来越走向大众,艺术评论家还担任起了新的功能:大众艺术普及,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艺术欣赏之中,分辨好与坏,促使他们思考。艺术评论家,相比于普通大众,是一个拥有专业知识的人,他们建立在自己的过往经历和文化环境下,对于某一件艺术作品或展览进行评价。不同的艺术评论家对艺术作品又会出现不一样的观点、看法。那些对于艺术世界感到好奇的大众,经由艺术评论文章可以发现另一种观看同一件艺术作品的方式,同时艺术评论中附带了一些额外信息能够促使读者进一步思考作品的含义。


结语:


艺术评论就像一面镜子,冷静客观地以第三者的角度分析这艺术的发展。虽然越来越多的人拥有分享自己的艺术观点的渠道,但是真正有用话语权,并且能够影响艺术家创作与艺术市场风向的艺术评论家少之又少。艺术越是百花齐放,我们就更需要艺术评论在浩瀚的选择之中指引方向。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