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画犹如孩童般梦幻却是现实最真实的反映
2018-07-11
来源 : A&C Foundation

·他的作品中处处表现出他的犹太背景与俄国情节;

·毕加索曾说,“马蒂斯死后,他是唯一一个真正理解色彩的人”;

·他是游离于印象派、立体派、抽象表现主义等一切流派的牧歌作者;

·他以其梦幻式、奇特的意象且色彩亮丽的帆布油画闻名;

·爱是他灵感创作的源泉,他与妻子的爱情故事一直被后人所称道;


他的艺术创作生涯几乎与20世纪的历史相互重叠,但在他的画面中,只有飞翔的马、绿色的牛、同时向左向右的两幅面孔、躺在紫丁香花丛中的爱侣、倒立或飞走的头颅等,这些奇奇怪怪却又充满了青春欢乐气息的作品是身为犹太人的他对待这个世界的方式,也是后来人们热爱他的缘由。



丨他,青年时丨


1887年7月7日,他出生在了俄罗斯西部的一个贫穷的犹太人大家庭里,除了他,家里还有8个孩子。他家正如大多数的犹太人家庭一样,非常寒酸,只是未达到一贫如洗而已。他的父亲在一个鲱鱼仓库工作,母亲开小商店,卖鱼、面粉、糖和调味品。但在这样的生长环境下,他却获得了一生取用不尽的宝贵财富,那就是以大量的俄国传统文化和犹太民间故事为背景的创作素材。而从小浸润其间的他因而拥有了与众不同、童话般的幻想感觉,在日后的艺术创作中无处不显露出它们的存在。

0.jpg

▲《Le Chateau Noir》,1903


在那个时代的俄罗斯,犹太人不被允许进入俄罗斯学校或者大学学习,他们向城市的迁移也是被禁止的,因此他的早期教育是在当地的犹太人教会学校完成的。他在那里学习希伯来文和圣经。13岁时,他的妈妈向校长“行贿”50卢布,得以让他进入去当地的俄罗斯高中学习。他学艺术的转折点来自于他的一个同学,他观察他画画,一种黑与白的启示。后来他去图书馆借阅绘画书籍,单凭模仿,不久后他就能够画出任何图形。他觉得这个过程非常有意思,于是决定要成为一个画家。

12.jpg

▲《Young Girl on a Sofa (Mariaska)》,1907


虽然家庭没能有让他接纳艺术的能力和环境,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却影响了他今后的创作。他的父亲生性敏感,内敛,母亲则朝气蓬勃,富有魅力,这种性格上的巨大反差体现在了他早期的版画作品中,同时也反映出犹太天才与犹太人历史的两大矛盾观点:在坚定不移的坚持《上帝挑选法则》意识的前提下,去接受上帝的意志以及用充满希望的创造力来服从命运的安排。就在这样的成长背景下,敏感而腼腆内向的他带着一种漫游的神态过着自己的内心生活:他喜欢精巧的积木游戏,喜欢下河游泳,喜欢爬上屋顶发呆,俯瞰整座城镇等等,这些童年回忆都给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他以后的画中,我们经常可以发现静静的村落,坐在屋顶的人,空中漂浮的动物等等,这些其实都是他最真实的记忆。


1910年,他由圣彼得堡的一位赞助人提供生活费,前往巴黎。在蒙帕尔纳斯的一套房间里住了一年半之后,他迁移到镇边专供放荡不羁的艺术家们居住的被称为“蜂箱”的破烂不堪的住宅区的一个工作室。在这里,他结识了先锋派诗人桑德拉尔、雅科布和阿波里耐,以及一些将来必定成名的青年画家——表现主义派苏蒂恩,抽象彩色派德洛内,立体主义者格莱茨、梅桑热、莱热和洛特。在这样一伙人中,几乎每一种绘画的大胆尝试都受到鼓励,他在激发推动下迅速展开他在俄国已经略见端倪的富有诗意而似乎不合情理的独特风格。同时,由于他在巴黎各博物馆和商业画廊所见到的印象派、后印象派和野兽派绘画的影响,他放弃了在家乡时经常使用的阴沉的色调。

5234.jpg

▲《A House in Liozna》,1908

445.jpg

▲《The deceased (The Death)》,1908


1914年,他决定应纽约现代美术馆的邀请去美国。他痛苦地关注着在欧洲发生的事件,在因自己种族的痛苦和自由受到威胁而发生的呐喊声中,他的画风大变;1944年9月,其妻去世。于是,对过去的和更遥远的时期的强烈回忆贯穿了他的创作,就像他画中的人物,以异乎寻常的方式超越了生活。他完成了从1937年就开始创作的名为《在她周围》的大型作品,成为以回忆帕拉为中心的全部他所喜爱的题材的综合体;1945年,他创作了斯特拉文斯基的芭蕾舞《火鸟》的背景、幕布和服装;1947年,他回到法国定居;从1949年起,他住在旺斯,拿出过去的草稿,开始创作一系列新的油画,让巴黎的景色充满神奇的回忆。他对于当代艺术的贡献也显得愈来愈重要。

0-17.jpg

他是【马克·夏加尔】

他的青年时期在各种画派中迷茫,生活与梦想产生过分歧,这些也让他真正明白自己想要追寻的,重新唤醒了诗意的表达,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丨他的早期创作丨


早在1906年,夏加尔便跟随现实主义画家耶胡达学习。耶胡达在维捷布斯克办了一所绘画学校,由于夏加尔年轻,且没有收入,所有耶胡达就免费教夏加尔,但是,几个月后,夏加尔觉得学院派的肖像绘画不符合他的期望。那个时候的俄罗斯,犹太人想进入艺术世界,往往有两种选择,一是隐藏和否定他们的犹太根基,另一个是珍视和公开表达他们的犹太之跟,夏加尔选择了后者,将此根植于他的艺术。他童年的场景、那里的下雪街道、木屋、无处不在的小提琴手都是他绘画的无穷尽的想象源泉。多年后,在美国的夏加尔57岁时,他在一封公开信“致我的维捷布斯克城”里写到:“为什么,为什么我离开你这么多年?……你想那个男孩子一定在追逐什么,追逐一种特殊的微妙,那个颜色像星星从空中坠落,明亮、透明,像雪花落在屋顶……我没有和你生活在一起,我画出的每一幅画都与你的精神和反思一起呼吸。”夏加尔常常会为他的绘画题一首诗,用绘画和诗歌共同表达他绘画的主题。很多画家表达自己绘画的主题和意境时,不同看者有不同的理解,或者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夏加尔执着地鲜明地表现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他首先完成的是自己。更为奇特的是,看者能够完全体会到并基本一致地达成夏加尔的“灵魂贯注”。


一般认为,在法国首都第一次逗留的4年(1910-1914)是夏加尔的黄金时期。巴黎给了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也为他的艺术作品注入了新的主题与思想。这一时期的夏加尔的绘画鲜明地带着立体主义风格,尽管立体主义已然成为艺术的主流,可当时的法国艺术依然带着19世纪物质主义的外观。不过夏加尔带着他的颜色,一种新鲜的,毫无修饰的敏感,一种对单纯诗歌和幽默感的感觉,来到了巴黎,他是带着诗歌来寻找认同,而不是通过其他的画家的肯定来找到这种认同,他从内在世界渐向外在世界,从可视物体表现心的流露。

图片3.jpg

▲《I and the Village 》, 1911


在”大茅屋”画院的“调色板”画室的学习是他在巴黎最关键的学习期,这一时期画家广交朋友,身边围绕的都是艺术圈中的各大才子,同时,他巅峰时期的画作也几乎全部源于此时。这一时期的代表作有《七个手指的我》(1912)、《我和我的村庄》(1911)、《向阿波里耐致敬》(1911—1912)、《髑髅地》(1912)、《拉小提琴的人》(1912)和《从窗口见到的巴黎》(1913)。在这些画里,夏加尔已经基本上确立了他此后60年的画风。他所用的颜色虽然偶尔很浅,但已开始具有错综复杂和交相辉映的最终特性。形象往往稀奇古怪,常上下倒置,任意放在画布的某个地方,产生的效果有时类似电影蒙太奇,并显然故意使其能暗示出幻梦的内容。一般气氛可以含有一个意第绪语笑话、一段俄国神话故事或一场滑稽歌舞剧的表演。主要人物常常是风流英俊、一头卷发、面孔颇像东方人的青年画家自己。对儿童时代和对维捷布斯克的回忆已经是构思的主要源泉之一。夏加尔的巴黎之梦,城市的灯光,尤其是自由的实现,都在吸引着他。他开始在一些艺术学校跟随一些著名的画家学习,参观画廊和美术馆,出入艺术沙龙。他逐渐欣赏很多艺术家,如伦勃朗、勒南兄弟、夏尔丹、梵高、雷诺阿、皮萨罗、马蒂斯、高更、库尔贝、米勒、马奈、莫奈等画家。

图片2.jpg

▲马克•夏加尔与贝拉·罗森菲尔德


夏加尔陶醉于巴黎,他在街道信步,在塞纳河岸徜徉。法国之都的每一样东西都令他激动:商店、清晨新鲜的面包味道、混着蔬菜和水果的市场、宽阔的道路、咖啡馆和饭店、还有那埃菲尔铁塔。伴随着这些活生生的周遭,夏加尔面对一个全新的绘画世界,色彩是画作的主题,形式表达绘画的精神,他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思考他应该具有的绘画风格和主题。夏加尔常常回忆起他的家乡,巴黎是许多画家、作家、诗人、作曲家、舞蹈家和其他俄罗斯帝国移民的汇集地。他一夜一夜地画到天明,只睡几个小时,抵制大城市夜晚的魅力,家乡存在于夏加尔的灵魂深处。他画他记忆中的有关他家乡的犹太人的生活,逐渐用野兽派画法来表现。


在巴黎每年的独立沙龙和秋季沙龙展出作品之后,1914年夏加尔在柏林现代派出版物《突击》的画廊里举行了他的第一次个展,给德国表现主义集团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去看了展览就返回维捷布斯克,正赶上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这时他以比较写实的风格画当地景色和一系列老年人的习作,这些习作的例子有《在祈祷的犹太人》,或名《维捷布斯克的拉比》(1914),以及《穿绿衣服的犹太人》(1914)。1915年,夏加尔与维捷布斯克富商的女儿贝拉·罗森菲尔德结婚。婚后,贝拉在许多幅画中出现,其中有一幅题名《生日》(1915—1923)的画,描绘情人私奔;另一幅《双重肖像和一杯葡萄酒》(1917),神工鬼斧,活灵活现。

图片4.jpg

▲《The Birthday 》, 1915


1914-1922是夏加尔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时期。夏加尔在莫斯科、圣彼得堡举办了作品展,获得了高度认同,画作也卖得非常好。30岁的夏加尔已经很出名了。十月革命后,夏加尔度过了一段作为艺术家的危难生涯,他做了他不擅长的苏维埃的政治职务,想按照自己的绘画风格创作,以及自由组织其他画家创作都是很难的事情。后来搬到莫斯科以后,他开始设计剧院的舞台,褒贬不一,但是这的确是剧院史上的卓越的标志,后来他又为纽约大都会剧院和巴黎剧院进行了设计创造。《散步》是夏加尔结婚三年后画的,不难从画面中看出,此时的夏加尔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面带笑容的他高高扬起手臂,拉着飘在空中的爱妻贝拉,站在家乡的原野上。画面中明亮的色调,还有左下角红艳的餐布,都表现出了画家充满幸福感的创作心情。

图片5.jpg

▲《The Promenade》,1917


青年时期的夏加尔风格既老练又包含着童稚,将真实与梦幻融合在色彩的构成中。他跟妻子贝拉快乐生活的20年期间(1910年~1930年)创作了无数优秀的作品,在创作1914年的《巴黎埃菲尔铁塔的婚礼》时,他和贝拉刚刚订婚,画面上干净又活泼的色彩,拉提琴的山羊,飞翔的小爱神,喜兴的大公鸡,乡村式的欢快纯真的幸福感扑面而来。50岁左右的的夏加尔画中的“新自然感觉”更是在不断增强,也一定程度上表现了当时他个人事务的安全感的不断增强。遗憾的是贝拉没有陪同夏加尔走完他最后的人生道路,在贝拉去世后,夏加尔悲痛欲绝,他的画面充满着大量忧郁的蓝色,与此同时他所生产的大幅油画数量减少。


从幸福的28岁青年到白发苍苍的70岁老翁,中间的四十多年里,世界早已沧海桑田,在他的几幅晚期作品中,虽然仍在描绘爱情,但之前很少出现的黑色,在不经意间晕染而出,明显是画家恍惚间涌现的甜蜜回忆,而在醒来的瞬间又坠入了悲苦的怀念。晚年的夏加尔的画风更加自然流畅、奔放,日趋原生态,心态愈加平和舒展,瑰丽的色彩,轻松而感性的笔触,自由自在的形象,梦幻而又现实的境界,这种诗性的真情流露,让人流连其间。

图片6.jpg

▲《Over the town 》,1918


丨个人市场价值丨


夏加尔的高位作品集中在1920-1930年期间,此时的他正处于和妻子贝拉幸福生活的时候,爱情始终是他绘画作品中不断表现的灵感。同时这也是艺术家作品从青年逐渐走向成熟的阶段,在他的画作中时常带有幻梦的内容。比如位于拍卖价格首位的油画《Les amoureus》在2017年在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晚间专场上,拍出了28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9亿元)的高价,比此前估价高出两倍之多,打破了夏加尔个人的拍卖纪录。这幅《Les amoureus》描绘了他与妻子贝拉的美好爱情,被认为是艺术家本人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在1928年创作出来之后的90年里,这幅作品就一直被珍藏在一个私人藏家手里。此外夏加尔创作于1923年的《L’Annniversaire》在1990年的苏富比拍卖以149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这两者都属于夏加尔中期的作品,深受市场和藏家的喜爱。虽然夏加尔早期作品并未上榜拍卖价格前十,但也不可否认其价值,毕竟夏加尔在经历了立体派、超现实主义等现实艺术实验的洗礼后才逐渐发展出独特的个人风格,前期的作品也能表现艺术家早期的心路变化。

TIM截图20180710181051.png

▲夏加尔作品价格top10


另外据资料显示,1960年代夏加尔的三个不同种类的作品,始终呈现出油画价格最高,水彩次之,素描最低的趋势。这种价格走势贯穿于各个年代,主要取决于绘画的种类不同。下图我们用同时期著名艺术家作分析对比:

图片.png

▲1960年代诸画家作品的平均拍卖价格


素描作品中,1965年的一幅名为《The Parade》的作品,价格为10,500 美元,是这十年中的素描最高价格,也提升了1965年素描平均价格最高位,即4,162美元,同时也高于这十年的平均价格2,617美元。最低价格为1963年拍卖的作品《Recollection of Vence》,一幅创作于1957年的钢笔画,价格为200美元。水彩画的平均价格为12,444美元,其中1967年的平均价格最高,为16,516美元。从单个作品来看,价格最高的一幅水彩作品是1968-1969年拍卖的《Flowers》,用水粉和水粉笔画成,创作于1959年,价格为44,000美元。价格最低的是水粉画《The Beauty and Her Horse》,价格为820美元。油画的拍卖平均价格为39,442美元,其中一幅创作于1927-1930年的《Fiances》,在1968-1969年拍卖,价格最高,为173,460美元。价格最低的是1964年拍卖的作品《Young Soldiers》,创作于1914年,价格为8,292美元。


大体上将属于立体主义、野兽画派和巴黎画派的这几位艺术家放在一起,从素描、水彩画和油画三个方面比较他们的价格,从而窥见夏加尔作品价格在这些艺术家中的排名。素描的平均拍卖价格居前三位的分别是毕加索、马蒂斯和莫迪利安尼,夏加尔居于第四位,但是他的素描拍卖数量居第五位。从水彩来看,马蒂斯最高,其次是毕加索、莫迪利安尼、尤特里,夏加尔居第五位,但是他的水彩拍卖数量是最高的,这说明他的水彩作品在那个年代的价格拍得并不高。从油画来看,夏加尔的油画拍卖数量居第六位,但是价格居第三位,次于毕加索和莫迪利安尼,这说明他的油画价格在1960年代就很高了。

图片10.jpg

▲《The Wedding Candles 》,1945


此外,据佳士得拍卖数据显示,夏加尔的作品主要集中在欧洲,其中以伦敦为主,其他城市零星拍卖。伦敦部分,1993年、1995年和2007年占据了三个高峰值。另据负责人表示,夏加尔作品拍卖的平均价格总体呈上升趋势,缓慢上升。这个上升趋势并不是说夏加尔每个种类的作品价格都在上升,这是艺术品价值升值的特殊性所在。每一年的拍卖中,基本上都有极低的并且基本一致的价格,而高价格也同样在这27年中神话般地保持着,这一点与毕加索、莫迪利安尼等人不同,夏加尔的作品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拍出了极高的价格,坚定地存在了很多年。在漫长的一生中,他的作品的拍卖价格一如他绘画里的颜色和感情,一直处于高价格区间,未曾在任何时期褪色。


关于夏加尔,爱是他终生的符号。他的作品反映出他很熟悉表现主义、立体主义、甚至抽象等等1914年以前的各种流派,但是依然具备自己独特的画风。批评家们有时对这位艺术家的大量产品发点牢骚,说它们常带感伤情绪,质量好坏不等,主题重复过多,但是大家一致同意:他在最佳作品中达到了现代艺术界很少有人能望其肩项的视觉隐喻的水平。对比前后两个时期的作品,相信你一定对他有更深入的了解。


留言板
推荐
RECOMMEND
推荐展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