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拍卖中保底担保的运作模式

在西方,保底担保模式对拍卖公司业绩提升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由ArtTactic发布的《伦敦2019年2月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报告》提到,对拍品进行金融担保大大帮助了佳士得提升销售额。在佳士得核心的印象派及现代晚间拍卖会上,22.9%的拍品有金融担保。这部分拍品销售额占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销售总和的34.1%。

▲2019年2月伦敦印象派及现代晚间拍卖报告:拍卖担保分析,来源:ArtTactic


此外,报告还显示,两家顶级拍行在今年2月的伦敦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上,担保拍品数量均较去年有提升。苏富比7件拍品有保底担保,而去年这一数字仅为5件;佳士得方面,今年该专场担保拍品有11件,比2018年2月担保的4件,更是大幅增加。

▲2019年2月苏富比伦敦印象派及现代晚间拍卖拍品详情,来源:ArtTactic


▲2019年2月佳士得伦敦印象派及现代晚间拍卖拍品详情,来源:ArtTactic


其实担保的作用在重要专场的高价拍品中表现得更为显著。2018年度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最贵拍品之一的莫迪利亚尼《向左侧卧的裸女》以1.572亿美元,合人民币10亿元成交。该作品在开拍前就已由场外第三方为其出1.5亿美元的担保价;无独有偶,2017年11月,全球最贵拍品达芬奇的《救世主》也采取了拍前第三方担保方式,在开拍之前就已经有买家为其出1亿美元的担保价。




保底担保是什么?


保底担保模式是西方艺术品拍卖中常见的一种艺术金融模式。担保方对拍品进行“不可撤销报价”,即一旦拍品流拍,担保方必须以拍卖前保证的价格买下这件作品,不得反悔。一般而言,能获得这种殊荣的拍品,必然是重量级的拍品。拍卖行会在上拍前找第三方担保约定一个价格作为保底价,这个价格是不公开的。如果最终成交价没有超过保底价,担保方则需以保底价买下拍卖品。这样操作是为了让卖家可以有个最低价格的保障。如果最终成交价超过保底价,那么担保方可以从超出的价差中提成,作为对担保方的回报。


这种模式在西方较为盛行,其主要原因在于西方的艺术品私恰业务发展的较为完善。由于有时候卖家与拍卖行之间的“私恰”在作品价格上会产生分歧。卖家认为如果在拍卖场上公开竞价,也许会卖出一个更高的价钱,但又担心若是拍出后还达不到原有的价格,变得“偷鸡不成蚀把米”。保底担保模式就是为了消除这种传统“私恰”模式中的弊端,以一种更为合理的方式来保障双方的利益。


另一方面,保底担保也是拍卖行为竞争藏家手中的“生货”和“尖货”而制定的策略。拍卖行的利润主要来自与成交价捆绑的佣金,为卖家客户提供妥善的保障服务,能够帮助拍卖行争取到更多高价拍品,随之带来可观的收入。这些担保有助于拍卖行揽下超重量级藏品的拍卖委托合同。拍卖行通常会采用先行支付给艺术品持有者保证金的方法对拍品进行锁定,相当于承诺给委托人一定的保底拍卖收入。“客户要求保底担保选项已经成为绝对性的惯例。”现富艺斯拍卖行首席执行官、前佳士得拍卖行首席执行官的埃德·多尔曼(Ed Dolman)如是说。


▲莫奈《威尼斯公爵宫(Le Palais Ducal)》,伦敦苏富比2月“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专场保价拍品之一




保底担保的实际操作方式


首先双方约定一个保底担保价,这个保底担保价通常是最低估价,或者在最低估价区间附近。现在我们假设某件拍品的担保价为1亿美元:


  • 情况一:拍品流拍

担保方需支付1亿美元给卖家,该拍品归担保方所有;


  • 情况二:落槌价低于1亿美元

落槌价与1亿美元之间的差价由担保方承担,卖家仍能得到1亿美元,拍品归竞投者所有;


  • 情况三:落槌价等于1亿美元

拍品不受拍前担保协议影响,按正常拍卖流程进行;


  • 情况四:落槌价高于1亿美元

担保方与卖家摊分高出担保价的差额,摊分比率视拍前协议而定。具体来说,若最终成交价为1.2亿美元,那么超出的2000万美元须按比例分给担保方,比例通常是30%到50%。


▲达芬奇《救世主》担保价为1亿美元,最终落槌价约4亿美元,据艺术品投资公司Fine Art Group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菲利普·霍夫曼(Philip Hoffman)估算,该艺术品的担保方赚了9000万美元到1.5亿美元。



担保方通常是谁?


担保方的身份通常是保密的,并且不参加拍品的公开竞标。


在过去,这个担保方往往是由拍卖行自身所扮演。拍卖行有着自身的优势,对市场走势以及需求方的出价有较为准确的预测和判断。但所需面对的风险也是巨大的。若是外界市场有波动影响,就会直接影响到艺术品市场的走势,使其损失惨重。因此从2008年起,很多拍卖行更倾向于寻找第三方来担保。

▲苏富比纽约拍卖行


不过也有例外,苏富比就在实践中摸索出拍卖行进行担保的经验。苏富比首席财政官麦克·戈斯(Mike Goss)就曾表示,“2016年,公司在担保方面获得的教训是在拍卖前过早地签订了担保合同。从2017年一季度的情况来看,公司的担保情况变得理想了,因为公司以一种更聪明的方式对冲了风险,并且以公司对艺术品的估价进行担保,而不是卖方所给的价格。同时,今年公司选择在开拍之前不久才将担保确定下来,这样就不会像一年前那样承担太多风险。


而现在担保方一般是第三方金融机构。有人会问,拍卖行都不愿意担保,那对于没有艺术背景的第三方金融机构来说会不会风险更大?今年“苏富比与佳士得伦敦晚间拍卖”数据显示,2016年2月至2019年2月期间,仅2018年6月前后出现有实际拍出价格低于担保价的情况,大多时间段担保价仍要高于实际拍出价格。


▲苏富比与佳士得伦敦晚间拍卖,实际销售额vs担保价格(单位:百万英镑),数据来源:ArtTactic


宏观地看,有担保的拍品仅占拍品总数的很小一部分,只有对于那些最热门、最值钱的拍品,拍卖行才会找第三方来作担保。这些拍品一经现身,便会立刻成为拍场中的竞逐焦点。因此对担保方来说,保底担保是一次能以较低的价格获得优质拍品的机会;若是能够以超担保价拍出,坐收分成。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2010年,毕加索名作《裸体、绿叶和半身像》在佳士得拍出。在拍卖之前,佳士得便找了第三方提供一笔数额不明的担保金。最后,这幅最低估价7000万美元的画作,以1.065亿美元成交,创下当时艺术品最高拍卖价,而这位幕后神秘担保方必然能拿到一笔数目相当可观的提成。

▲毕加索《裸体、绿叶和半身像》

目前有这方面业务的第三方担保,不少是对艺术品市场谙熟的艺术品基金及艺术品贷款公司。例如著名的英国美术基金(Fine Art Fund)旗下的四个基金中的一个就是艺术品担保基金,为拍卖行上拍的作品提供购买担保;另外,在美国市场,有私募巨头投资了艺术品金融机构,除了进行艺术品融资贷款以外,也在参与艺术品拍卖过程中的第三方担保业务。


而今在国内,有实力且专业的第三方艺术品担保机构仍然是少数。